注册

新觉青年|追着垃圾跑的男孩


来源:凤凰网陕西综合

在垃圾分类的风口上谈论“垃圾分拣”,就像为曾经失落的事物斟满一杯酒。其中的辛辣或醇香,只有将之吞下的人可以明了。在阳光刺眼的街道上,垃圾分类宣传督导员许均铎拖着长长的背影,带着

追着垃圾跑的男孩

在垃圾分类的风口上谈论“垃圾分拣”,就像为曾经失落的事物斟满一杯酒。其中的辛辣或醇香,只有将之吞下的人可以明了。

在阳光刺眼的街道上,垃圾分类宣传督导员许均铎拖着长长的背影,带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沉稳语气和我们聊天,这个每天追着垃圾跑的男孩身上有着一种即时性与含混感,时而混沌得让人看不清,时而又通透得经得起任何推敲。 

曲江新区垃圾分类督导员许均铎

作为一个93年的独生子,这个年龄的青年大多需要“蓄势”,按照生活的范式走进写字楼,与人情世故博弈,对金钱和地位展开追逐,可他偏偏就是要拗着劲儿,每天在太阳底下晒得黝黑,钻进满是蛆虫苍蝇的垃圾桶里面翻翻找找,混着满身的味儿去挤公交......

“做这个工作你纠结过吗?”

“没有。”

这是一个把人生的魂灵藏在当下的人,好像随时都可以摁下play键。

做好什么准备呢?或许是沉沉拷问自己一句:

「你是否在过你真正想要的生活?」

生命体验带来的悲悯心

从媒体单位辞职以后,许均铎索性背上了相机,单枪匹马就去了震后10年的汶川,颇有一番“千里江陵一日还”的洒脱,在他的公众号文章中,关于这一段经历的开头描述是这样: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了汶川县第一小学,孩子们背着书包欢快地跑进学堂。这是震后新建的一所现代化学校,校内建筑可抗9级地震,操场宽阔、教室明亮、学生勤奋好学。孩子们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来之不易。”

他意图环游的这个城市,是否还是想象中的样子?

许均铎拍摄的“汶川第一小学”

“那年发生这个事情,对我的冲击力实在是太大了看着电视报纸上的报道,我真的心疼,人就那么没了,好可惜。但是又觉得心有余而力不足,因为这是自然灾害造成的,你避免不了。”

这个用善良又悲悯的人,当年把报纸中关于地震的报道剪下来贴在了日记本中,由一个创伤印记慢慢长成一道若隐若现的疤痕,在10年后,他起身重新去探看一番回来西安后,便以志愿者的身份加入了“垃圾分类宣传督导员”的行列中。

垃圾分类督导员

“既然天灾无法避免,那么我想努力去绕开“垃圾围城”、“环境污染”这些人祸,我们现在做的垃圾分类,包括后端的垃圾处理分类处理这项工作,其实就是在为环保为我们的生存空间做一些改善。”

所以,他少年气地在招聘页面上敲字——“志愿者”,就像是一颗石子落了地一般,顺理成章。

[责任编辑:贺敬梅]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免责声明

  • 除凤凰网注明之服务条款外,其它因使用凤凰网而引致之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 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包括因下载而感染电脑病毒),凤凰网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 任何透过凤凰网网页而链接及得到之资讯、产品及服务,凤凰网概不负责,亦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 凤凰网内所有内容并不反映任何凤凰网之意见及观点。
  • 凤凰网认为,一切网民在进入凤凰网主页及各层页面时已经仔细看过本条款并完全同意。 敬请谅解。
凤凰陕西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
小兔子高手心水论